臨床醫學研究
          特定人群心理研究
          入伍新兵心理健康在新兵精神疾病篩查中的應用
          特定人群心理研究 2018-06-09 14:14

                  研究發現,精神障礙已經成為新兵減員的主要原因 。國內報道,軍人人伍后由心理適應不良引起的精神障礙有逐年增加的趨勢。外軍早在二戰時期就開始對新兵進行精神疾病的篩查評估,雖然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沒有新兵精神疾病篩選的標準化工具,但已經形成了一套相對完備的新兵精神疾病篩查體系。與外軍相比,我國的新兵精神疾病篩查工作起步較晚,新兵入伍后精神疾病的防治工作相對薄弱。因此,急需建立一套符合我國本土要求的新兵精神疾病篩查方案。參考國內外研究現狀,結合我國的文化背景、風俗習慣及軍隊特點等,我們研發了適合我軍精神疾病篩查的中國軍人心理健康量表,該量表的信效度已得到驗證,為探討該量表在新兵入伍后精神疾病篩查中的應用價值,本研究將通過判別分析等方法對該量表進行檢驗。

          1 材料與方法
          1.1 研究對象選擇新兵85 014例作為研究對象,有效樣本83 327例,有效率98.02%。年齡17~20(18.80±3.8s)歲。男性82 511例,女性816例。文化程度:初中14 610例,高中及中專60 308例,大專及以上8409例。城鄉:城市18 268例,農村65 059例。同時以經《中國精神病與分類診斷標準第3版》(CCMD,3)三級檢診臨床確診為精神疾病的新兵256例作為病例組,從健康新兵中分層抽取256例作為對照組,共納入5 12例進行判別分析研究。
          1.2 研究工具軍人心理健康量表(Chinese militarymental health scale,簡稱CMMHS) 共包含98個條目,8個因子及1個掩飾分量表,分別為強迫(obsessive.compulsive,oc),焦慮(anxiety,A),抑郁(depression,D),恐怖(phobic anxiety,PA),精神病性(psychoticism,p),神經衰弱(neurasthenia,N),軀體化(somatization,s),人際關系敏感(interpersonal sensitivity,Is)和掩飾(1ie,L)。對每個條目的回答分“是” 和“否”兩種,除掩飾分量表的11道反向計分外,其余均正向計分,即選擇“是”計1分,選擇“否”計0分。以T分66分作為劃界分,總分及各因子分越高,說明其心理障礙越重。
          1.3 研究步驟心理檢測:采用解放軍102醫院主持研制的中國軍人心理健康評估系統軟件,該技術已經過一系列信、效度檢驗[8],符合心理測量學原則,且均由經過嚴格培訓的心理醫生進行測驗。在每次開展工作前,先由軍區衛生部組織各部隊師、旅心理醫生學習班,主要學習《中國軍人心理健康評估系統》的使用方法、結果解釋,然后由他們在各自部隊進行新兵CMMHS~I]驗。臨床確診:

          ①舉辦??漆t院心理醫生和精神病??漆t生學習班,對象為有豐富臨床經驗的主治醫生及以上人員,以統一方法學,統一診斷標準,統一精神疾病篩查的內容、方法和步驟,進一步學習CCMD.3¨l 及國防部《應征公民體格檢查標準》。

          ② 篩選心理障礙可疑者:由經培訓后的部隊心理醫生應用中國軍人心理健康測評儀中的軍人心理健康量表對新兵進行心理健康復檢,篩選心理障礙可疑者。

          ③線索調查:由經培訓后的??漆t院心理或精神科醫生分組進行(每組3人,其中主治醫師1人,住院醫生2人),由班、排長根據新兵平時的表現,進行心理線索調查,提供可能存在精神異常的新兵名單。

          ④ 結構式心理訪談:對線索調查為心理或精神異常的新兵進入結構式心理訪談。

          內容包括:

          ①提出初步診斷,由主治醫生或高年資住院醫生,對可疑心理障礙的新兵應用CCMD.3進行初步診斷;

          ② 最后診斷,被初步診斷為心理障礙者,再由高級職稱醫生組成終極鑒定組,每組3人,給予臨床他評量表,再依據CCMD.3作出最后診斷。經過以上線索調查,心理訪談,依據CCMD。3的三級檢診明確臨床診斷,共確診患精神疾病的新兵共256例。

          1.4 質量控制 以上量表測評、線索調查、結構式心理訪談、初步診斷及最后診斷四個過程均遵照盲法的要求,由各組獨立進行,互不影響。

          1.5 統計學處理采用SPSS 17.0軟件對資料進行邏輯查錯并進行描述性分析、檢驗、相關分析、~OJ:1分析等。對量表的評價采用敏感度和特異度分析。運用判別分析法探討軍人心理健康量表對精神疾病的篩查效果,計算判別符合率、誤判率。新兵精神疾病診斷以高級職稱最后診斷作為金標準,以此驗證軍人心理健康量表對新兵精神疾病的診斷價值。

          2 結 果

          2.1 病例組與對照組內部構成均衡性檢驗以經CCMD.3三級檢診臨床確診為精神疾病的新兵256例為病例組,從健康新兵中分層抽取256例作為對照組,共納入512例研究對象。病例組與對照組均為男性新兵,屬于陸軍軍種,除年齡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外,文化、民族、城鄉構成差異等均無統計學意義(p>0.05,表1)。

          2.2 病例組與對照組的CMMHS總分及各因子分比
          較病例組新兵的各因子分及總分均顯著高于對照
          組及中國軍人常模(P<0.05,表2)。

          2.3 軍人心理健康量表與臨床診斷的一致性在病例組與對照組內部構成均衡性檢驗

          2.4 人伍新兵精神疾病發病的高危因子分析 以軍人心理健康量表中的強迫、焦慮、抑郁、恐怖、精神病性、神經衰弱、軀體化及人際關系敏感等作為危險因子進行分析。結果提示,強迫、焦慮、抑
          郁、軀體化及人際關系敏感等因子是新兵人伍后新83 327例新兵中,CMMHS篩查陽性3372例,臨床確診256例,其中檢測一致達225例(表3)。軍人心理健康量表的敏感度為87.89%,特異度為95.94%。

          2.4 軍人心理健康量表對新兵精神疾病篩查的判別 對照組與病例組判別函數的系數和常數項見表4,通過判別分析可以分別得出以下2個Fisher的線性判別式函數:對照組y=一1.913+0.097X +0.176X2— 0.488X3+ 0.519X4— 0.042X5+ 0.456X6+0.282X7-4-0.156X8,病例組y:~6.099+0.324X1+O.036X2一O.672X3+ 0.844X4—0.275X5+ 0.105X6+0.537X7+0.735X8。

          2.5 軍人心理健康量表對新兵精神疾病篩查的判別符合率經過對256例健康者判別分析,結果全部診斷為無病,而對256例精神疾病患者經判別分析診斷為精神疾病者達203例??傮w判別分類符合率為89.5%,其中病例組符合率為79%,對照組符合率為100%;總誤判率為10.5%,病例組誤判率為21%,對照組誤判率為0%

          3 討 論
          新兵的心理健康狀態直接關系到部隊的現代化建設和戰斗力的提升 。精神疾病可影響新兵的社會功能、戰訓能力和部隊管理,甚至可導致重大事故。有資料調查顯示,在新兵精神疾病患者中,入伍前已患過精神疾病者占83.11%,說明新兵帶病入伍是新兵精神疾病的主要來源之一,提示對新兵開展精神疾病篩查復檢,堵住新兵帶病入伍關,對提高兵員質量具有極為重要的現實意義 1 _1 3l。近年來,盡管醫學影像學技術和腦電生理學檢測技術發展迅速,為心理檢測提供了新的方法,但對精神疾病檢鋇0的靈敏度和特異度均不高 ,尚不能作為精神疾病診斷的有效工具。目前精神疾病的診斷尚缺乏特異性生物學指標,臨床評定量表仍是臨床診斷的重要參考指標。我國以CCMD一3作為精神疾病的診斷標準,但由于臨床診斷需相關流程及精神科醫師全程參與等因素,加之入伍新兵數量多,精神衛生專業人員數量相對不足,在大規模新兵精神疾病篩查中實施困難。為此,中國軍人心理健康量表在新兵精神疾病篩查中可發揮重要作用。本研究病例組為經線索調查、心理訪談、CCMD一3三級檢診確診的新發病士兵,由高級職稱醫生組成終極鑒定組嚴格依據CCMD一3診斷標準明確診斷。對照組來自同期入伍的健康新兵,兩組經內部均衡性檢驗一致性較好,具有可比性。兩組新兵CMMHS總分及各因子分比較結果表明,病例組新兵的各因子分及總分均顯著高于對照組及中國軍人常模,進一步說明該量表對患精神疾病新兵的早期識別具有顯著作用。敏感度和特異度是用來說明診斷性試驗準確性的兩個常用指標。診斷性試驗的敏感度越高,漏診率越低。特異度越高,誤診的比例越低。本研究對CMMHS篩查與臨床診斷一致性的比較分析表明,在83 327名新兵中,經CMMHS篩查陽性3372例,臨床確診256例,其中檢測一致達225例。軍人心理健康量表在精神疾病的評估其敏感度為87.89%,特異度為95.94%。該量表檢出的陽性結果與臨床診斷標準即CCMD.3臨床診斷結果相比無明顯差異,敏感度與特異度均較高,表明該量表能較靈敏地篩查新兵精神疾病,可以作為臨床診斷的重要參考指標。為進一步證明該量表的科學性,本研究采用判別分析的方法對其進行評判。判別分析是以統計學概率論為理論,依據有關醫學專業理論,將癥狀、體征等進行量化,通過概率運算,使其成為客觀的診斷和鑒別診斷的重要依據_1 。本研究結果表明,該量表的8個因子均可作為精神疾病的判別指標,以往對精神疾病的判斷完全依靠診斷者的主觀經驗來判斷嚴重性,而我們利用判別分析建立的判別函數將主觀診斷客觀化。用判別函數回代驗證,所有健康者結果均判定為正常;而對整體的判別符合率達89.5%,其中病例組符合率為79%,對照組符合率為100%,誤判率為10.5%。表明該量表對新兵精神疾病具有較好的判別效果,提示該量表可作為新兵篩查精神疾病的有效工具。本研究對入伍后新兵精神疾病發病的危險因子進一步分析表明,強迫、焦慮、抑郁、軀體化及人際關系敏感等是新兵入伍后精神疾病發病的高危因子。這與國內相關研究結果一致 1 。Larson等 的調查發現,減員新兵入伍前有情緒問題、精神疾病治療史、抑郁史、過度焦慮、人際關系問題等是誘發精神障礙的高危因素。提示強迫、焦慮、抑郁、軀體化及人際關系敏感等因子得分高的健康新兵在服役過程中新發精神疾病的可能性較大,可將這些在部隊繼續服役的“高危” 人群作為重點觀察對象,進行追蹤觀察,以便精神疾病的早期發現和治療。

          綜上所述,本研究符合盲法要求,CMMHS測評、線索調查、結構式心理訪談、初步診斷及最后診斷四個過程均各自獨立進行,將軍人心理健康量表篩查與CCMD一3臨床確診進行比較分析,通過判別分析建立判別函數,進而對新兵精神疾病進行判斷,最大限度地避免了主觀判斷所造成的誤差。本研究結果具有客觀性、科學性,可以認為,軍人心理健康量表雖然不能代替臨床診斷,但具有重要的應用價值,值得推廣應用。

          ?